身价16块3毛2的世界第一副攻,骨折后仍苦练38天直喊疼,队医:她想偷懒

2020-08-01 16:36:54 来源: 网易体育专稿

“其实上场前就觉得不妙,就是有突然的腿痛反应,和之前受伤的感觉不一样,当时就希望不是真的。”

赵蕊蕊或许已经预料到会再次受伤。

雅典奥运会首战赵蕊蕊意外受伤

2004年雅典奥运会中国女排首战美国队,开场2分钟比分1-1时,赵蕊蕊做了个背飞动作,落地后身体一下子僵住了,她向第二裁判指了一下自己的伤腿,直接踉跄着退出了场地,表情非常痛苦。

赵蕊蕊的第一次奥运之旅,就以这样"离奇"的方式结束了。

曾经的中国女排第一副攻,2003年世界杯的最佳进攻奖得主,她的巅峰仅仅维持了一年的时间,如果没有这突如其来的大伤,赵蕊蕊会达到怎样的高度?中国女排能不能在北京奥运上卫冕?

如今年近39岁的她已经转型为一位成功的作家,说起当年的遗憾依然是心有不甘。

出生差点被抱错 女排颜值担当世界杯登巅峰" Type="normal"@@-->

赵蕊蕊从不避讳承认自己是个命运多舛的人,80年代初期赶上国家推行计划生育政策,作为家里第二个孩子的她,差点就无法来到这个世上,赵家被允许生二胎也是历经波折,当时住医院的费用还要由赵家自己承担。

儿时的赵蕊蕊儿时的赵蕊蕊

1981年10月8日,赵蕊蕊出生当日差点被抱错,所幸护士错抱的是一个男孩,父母发现后及时调换回来,否则他就是别人家的孩子了。

至今,那张陈旧的住院账单依然保存完好,“16块3毛2,蕊蕊当初就值这么多。”赵蕊蕊的父亲赵怀富回忆道。

赵蕊蕊出生在南京一个体育世家,父亲母亲都是排球运动员,父亲由于伤病一直没有入选过国家队,这也是他一生的遗憾。

童年的赵蕊蕊童年的赵蕊蕊

赵蕊蕊还在上小学的时候,父亲就开始教她打排球,1994年对排球非常有天赋的赵蕊蕊,入选八一青年女排,开始了十多年的运动生涯,当时的她不过13岁。

1999年,18岁的赵蕊蕊首次入选国家队,帮助球队拿到亚锦赛冠军。

18岁的赵蕊蕊入选国家队18岁的赵蕊蕊入选国家队

2001年,陈忠和重组国家队,赵蕊蕊再次进队,随中国队在大冠军杯赛上登顶,并荣膺当年亚锦赛“最有价值球员”奖项。

2003年赵蕊蕊帮助中国女排重夺世界冠军2003年赵蕊蕊帮助中国女排重夺世界冠军

在经历了不如意的2002年世锦赛让球风波后,赵蕊蕊与年轻的中国女排一起,走出阴霾逐步迈向巅峰。

2003年世界杯,中国女排一路过关斩将,以11场全胜的战绩,时隔17年再次获得世界冠军。

当时的赵蕊蕊堪称队内第一明星当时的赵蕊蕊堪称队内第一明星

作为中国女排的“第一高度”,当时的赵蕊蕊已经是队内人气最旺的选手,每次上场都会得到最热烈的掌声,而赵蕊蕊在场上的表现堪称完美,扣球排名第一,拦网位列第二,得分列在第六,获得最佳扣球手奖项。

清秀的面庞,甜甜的笑容,赵蕊蕊对被称为美女球员和女排的颜值担当并不反感,可爱神态加上出众的球技,让她的人气在世界杯夺冠后急剧攀升。

时至今日,赵蕊蕊依然对17年前的那个奖项爱不释手,毕竟那是她斩获的个人最高荣誉,世界杯冠军也是那支中国女排辉煌的起点。但命运就是这样的无情,好日子对赵蕊蕊非常吝啬,也许是要应验上天是公平的那句话,不能把好事都分给一个人,半年后赵蕊蕊遇到了足以毁灭她职业生涯的骨折大伤。

雅典奥运前骨折 战美国只打2分钟谢幕" Type="normal"@@-->

“2004年3月27日,我脑海里永远记得那一天,当时受伤的那个画面,我先是听到了一个像硬塑料掰断的声音,然后南非甲录像她(听到声音)大叫一声,我扑通一下子就跪到了地上。我被送去了医院,一直闭着眼睛没有睁开,到医院我就一直在想,只要我不睁开眼睛,那就是一个梦,哪怕是一个噩梦也会醒的。

当时青年队的蔡斌教练也在,我就一直在那哭,他就抱着我说,“孩子,我知道你的心比你的腿还痛。”

正值最好年华的赵蕊蕊,在雅典奥运备战的关键时期倒下了,被诊断为右腿疲劳性骨折。

“其实在2003年时我突然有一天就对妈妈讲,我只是希望我运动生涯的高峰期,能够长那么一点点。”没想到,上天这么快就和赵蕊蕊开了一个玩笑。

其实在受伤前,赵蕊蕊已经向陈忠和与队医多次提过腿部疼痛问题,“在骨折38天之前就已经肿了,然后有状况出来。但当时有一个队医,他就会觉得只是一个普通的骨膜炎,他就跟陈导说没问题,说我想偷懒。”赵蕊蕊回忆道,“这个事情其实是陈导很多年后才跟我说的,说我偷懒这句话也让我挺伤心的,因为我不是一个偷懒的队员。”

而当时在北医三院为赵蕊蕊治疗的曲边毅大夫也说,“我从医这么多年,第一个把腿跳断的就是你,疲劳性骨折在运动员中并不多见,就是太累了,给累断了。”

距离奥运开幕只剩四个多月,赵蕊蕊还能赶的上吗?

“其实有想过放弃,但是2000年时没去,如果2004年再不去,然后要等到2008年,万一再出现一次厄运,我不知道自己会有怎样的心态,也不知道怎样去面对,所以我告诉自己,只要有机会,就一定要去奥运会。”

为了2004年雅典奥运会,赵蕊蕊积极坚持康复训练为了2004年雅典奥运会,赵蕊蕊积极坚持康复训练

赵蕊蕊坚定了坚持下去的信念,但恢复的过程对身体和心理都是巨大的煎熬,“刚开始时要练习慢慢地先站起来,之后像个小孩子一样练习走,一步一步地去挑战,要重新来过,为了保持自己的手感,在床上坐着的时候,我都经常要练习传球,或者抱着球练垫球。”

赵蕊蕊就这样度过了近四个月的时间,在七月初重新回到训练场上。

赵蕊蕊的回归,对女排全队都是极大的激励,“哪怕有一线可能,我也要把她带到雅典去,如果她的身体情况能恢复到足以保证达到上场的要求,我就敢让她首发。”陈忠和一直在等待爱徒的彻底恢复,为此他也承受着巨大的压力,毕竟带一个完全不能上场的队员去奥运而浪费一个名额,也的确说不过去,而且赵蕊蕊恐怕很难马上找回最佳状态。

冲刺奥运的最后时刻,赵蕊蕊与时间赛跑,尽管未能赶上大奖赛,但在受伤后的第131天,2004年的8月4日,赵蕊蕊终于在与波兰队的奥运热身赛上正式复出,“我一直期待着这一天,我总在想,当自己在赛场上腾空而起时,一定要用眼泪来纪念。但真正到了赛场,我已来不及哭,贯穿身心的,都是幸福!”赵蕊蕊说。

带着这份幸福,赵蕊蕊与队友一起登上了飞往雅典的班级,她满心期待自己的第一届奥运之旅,畅想着能够与队伍一起登上最高的领奖台。

到了雅典,赵蕊蕊自我感觉还是很好,脸上也一直挂着孩子般灿烂的笑容,但陈忠和的心里却一点都不踏实,“和她状态最好时相比,她目前的恢复情况可能连60%都达不到。在竞争激烈的赛事中,需要的是100%的发挥,何况赵蕊蕊是核心球员,这个40%的差距几乎是致命的打击。”

对于必须要拿下与美国队首战的中国女排来说,赵蕊蕊是否在这场比赛中首发,陈忠和非常犹豫,但或许是看到赵蕊蕊只要站在场上就能起到威慑对手、提升本队士气的作用,陈忠和还是把她放进了首发阵容,相信这也是征得了教练组和赵蕊蕊本人同意后的结果,只是谁也没想到会出现如此意外的情况。

实际上赵蕊蕊在上场前就已经有不好的预感,“入场的时候,冯坤是第一个,我第二个,后面跟着的是张萍,当时我就和张萍说,不管谁打我们两个要一起扛起这个位置。其实是有点暗示她我的情况下有点不太好,就知道自己可能跳不起来了。”

赵蕊蕊深知自己的身体状况,中美大战开场2分钟,双方战至1-1,赵蕊蕊接冯坤跳传打了一个背快,勉强将球打过却被对方拦死,落地后赵蕊蕊就向场边教练指着自己的腿示意,一瘸一拐地走下场,随即被工作人员用担架抬离赛场,送进了当地一家医院。

经过X光的检查后,赵蕊蕊被确诊为右腿骨折,就是在之前同样的那条伤腿和同样的位置再次发生骨折,虽然无需立刻再进行手术,但在原来的伤腿处又出现了小裂痕,这也直接宣告了赵蕊蕊的雅典奥运之旅,只持续了2分钟就草草结束了。

事实证明,赵蕊蕊的伤势恢复并不像预期的那样,虽然她能走能跳,但是久伤初愈的小腿显然经不起高强度的对抗,虽然之前在热身赛和队内训练中也有过多次扣球、拦网的表现,打满训练和比赛是完全不同的感受,热身赛和奥运会揭幕战的紧张程度更是不可相提并论,奥运会的比赛容不得赵蕊蕊象平时那样小心翼翼地避免再次受伤,那种气氛必然会让身体处于一种紧张的状态之下,而她也只能依据比赛的需要去做动作,哪怕这个动作会超过伤腿的负荷,这种状态下自然很容易出现伤病。

赵蕊蕊的首发到底是战术需要还是不得不上?是什么让教练组从第一场小组赛就要甘冒赵蕊蕊旧伤复发的风险?这一串串的疑问笼罩在队伍头上。

“也许我根本不该带赵蕊蕊来,更不该让她首发上场,这伤对赵蕊蕊的打击太大了,现在我只能面对现实。”赛后陈忠和的心情比赵蕊蕊还沉重。

中国女排要出成绩,赵蕊蕊同样也是求战心切,“我特别想能帮陈导,帮我的队友分担点什么,但我却什么也做不了,这是我最深的遗憾。”

好在,顶替赵蕊蕊主力位置的张萍,成为了一名合格的主力副攻,“蕊蕊为了在奥运会上复出做了那么艰苦的努力,如果我们能为她争取来走上领奖台的机会,那是对她最大的安慰!”

张萍以实际行动替代了赵蕊蕊的作用,决赛中国队0-2落后俄罗斯完成3-2的大逆转,20年后再夺奥运金牌。

中国女排历史性的一刻,赵蕊蕊来到现场坐在看台上观战,当队伍拿下最后一分后,她告诉自己要冷静,因为伤势的原因不能太激动地站起来,只能挥挥拳头。

领奖时,带着厚重护腿板的赵蕊蕊,在张萍的搀扶下登上领奖台,“谢谢队友们送给我这块金牌,夺得奥运冠军是我从小以来的梦想,从开始打排球,到进省队就一直想打进奥运会拿冠军,今天这个梦想真的实现了。”

中国女排夺冠,赵蕊蕊当然很开心,只是几乎没有上过场的事实,使她注定成为奥运战役的彻底旁观者,对于她来说未免有些残酷。

与伤病抗争四年不放弃 排球让她学会坚持" Type="normal"@@-->

“现在还是要先安心养病,伤势彻底养好才参加比赛,之前为了赶奥运会才冒险参赛,恰好最近一段时间没有什么大赛,自己会利用这个空档悉心恢复伤势,将来以最佳的身体迎接新的比赛。”奥运结束回国后,赵蕊蕊的当务之急还是养好伤病。

2005年4月21日,赵蕊蕊在上海接受手术,拆除了深植于右腿里的钢板,整个2005年都无法打比赛。

在国家队征战大奖赛时,赵蕊蕊只能呆在天坛公寓,每天除了到训练局大院里的排球馆训练就是到体育医院治疗,中国女排无论战绩如何,有伤在身的赵蕊蕊都只能在场下当个观众或者充当电视台的评论员。

2006年,赵蕊蕊继续休战,最重要的世锦赛也未能赶上。

不想重复雅典“悲剧”的陈忠和更加谨慎,他希望赵蕊蕊的回归能够更加稳妥,在保证她的状态完全达到比赛要求时才上场,不能再因为冒进而发生任何的意外,“专家组建议,如果为了确保2008奥运会能有一个健康的赵蕊蕊,那就应该放弃这次世锦赛。”陈忠和说道,“赵蕊蕊伤势恢复得不错,但训练中发现伤病还有反复,不能完全达到比赛的要求,专家组认为带赵蕊蕊去日本会冒很大风险,万一再度受伤的话,将毁掉她的整个运动生涯,所以我们必须谨慎对待。”

实际上,当时的中国女排在副攻位置上的用人捉襟见肘,赵蕊蕊受伤后雅典奥运功臣张萍也受伤,虽然在世锦赛前仓促复出,但髋关节的旧患并没有痊愈,中国女排的副攻只剩刘亚男一人苦苦支撑,虽然陈忠和在全力打造年轻的徐云丽,希望把她变成第二个赵蕊蕊,但短时间内很难一蹴而就。

徐云丽在实战中欠缺火候与赵蕊蕊的差距明显,移动拦防能力不足,三号位的快攻打不出来,副攻战术磕磕绊绊缺乏威力。赵蕊蕊这个强点的缺席,让中国女排的进攻只能依靠王一梅和杨昊两个主攻手,但当时的王一梅显然也比较稚嫩,强攻发挥并不稳定,再加上全能战士周苏红的伤势复发,中国女排一路磕磕绊绊,最终只获得第五。

面对各方质疑,未能随队出征日本的赵蕊蕊“旁观者清”,有人说,世锦赛的失利正是缘于赵蕊蕊的缺席,但她自己从来没有这么想过,”排球是六个人的项目,一个人再强也没用,我只是六个人里普通的一员,该我扣球我扣球、该我拦网我拦网,好好训练好好比赛,我只是尽最大努力做好自己应该做的事,成绩需要全队一起努力的。”

冯坤与赵蕊蕊赴美治疗冯坤与赵蕊蕊赴美治疗

赵蕊蕊希望尽快回归帮助队伍走出困境,但残酷的现实又给她浇了一盆冷水。2007年初,赵蕊蕊和冯坤一起,经过郎平的介绍赴美国疗伤。本来赵蕊蕊美国之行是以检查和康复为目的,希望确定她那条两次手术的右腿能否承受国家队高强度的训练和比赛,但得到的检查结果却是骨头并没有长结实,右腿必须再进行一次加固手术。而这次手术也让一块钢板永久的留在了赵蕊蕊的右腿中。

又是一年报废,赵蕊蕊心急如焚,而中国女排似乎也陷入了伤病的魔咒中,除她之外,冯坤、王一梅、张娜当时也是常年伤号,刘亚男等人小伤不断,虽然大奖赛主场作战拿到第二名,但亚锦赛决赛0-3被日本队零封无缘冠军,让中国女排陷入了巨大的危机之中。

在奥运年即将到来之际,所有人都期待着一个完全健康的赵蕊蕊和中国女排一起出现在北京的赛场上。

2008年初,彻底伤愈的赵蕊蕊进入中国女排奥运备战14人大名单。六月初的瑞士精英赛,赵蕊蕊在与伤病经历长达四年的抗争后,迎来复出后的第一场国际比赛。随后的大奖赛,赵蕊蕊渐入佳境,到总决赛时几乎是队伍中攻防两端表现最出色的选手。

而随着赵蕊蕊的复苏,中国女排的奥运卫冕之旅也开始备受期待,只是或许是状态出的太早有些疲劳,到了奥运会真正来临之际,赵蕊蕊膝关节又出现了问题,甚至需要打封闭才能上场,无法拿出最好的状态。

2008年北京奥运会中国女排收获季军2008年北京奥运会中国女排收获季军

赵蕊蕊之外,冯坤等老将的伤势同样复发,中国女排尽管拼尽全力,但最终也只收获一枚铜牌。

伤病,是赵蕊蕊运动生涯挥之不去的阴影,“玻璃美人”的称号对她是一种残忍的折磨,如果没有伤病和这么多次手术,赵蕊蕊的成就能有多高?中国女排会不会延续两连冠的辉煌?

身高达到1米97的赵蕊蕊,兼备灵活与速度,拦网是其赖以成名的绝技,正是由于她的存在,中国女排才能打出高快结合的多变战术,才有了与世界列强抗衡的本钱。

2003年巅峰时期的她,绝对是当时世界上最好的副攻,可惜2004年大伤后远离赛场四年,复出后的能力已经打了折扣,中国女排也从顶峰逐渐滑落。

2009年1月13日,赵蕊蕊在北京又一次接受双腿膝关节手术,对双腿膝盖钉骨损伤进行修复,并将右腿里那根2007年打入的一根辅助固定的钉子取出,她的运动生涯也随着这次手术而彻底画上了句号。

退役后的赵蕊蕊华丽转身,成为了一名作家,至今已经出版了四本小说,其中科幻小说《彩羽侠》获得第四届全球华语科幻星云奖最佳长篇科幻小说银奖。

由动到静,由运动员改行写作,赵蕊蕊的退役生活丰富多彩,“写作和当运动员是完全不同的状态,从有光环的生活变成了平淡的日子,自己也需要调整,人不可能永远生活在光环下,总要走下来。”

曾经的伤病已经是过往云烟,如今的赵蕊蕊云淡风轻,她的膝盖因为手术的原因非常怕冷,如今只能穿盖住膝盖的七分裤,但她并不后悔,排球让她知道了什么是坚持的力量,或许留有遗憾的人生才是完整的。

本文来源:网易体育专稿 作者:莱昂  责任编辑:曹立峤_NS1806

竞彩足球比分直播 电视直播 足球彩票比分直播 篮球比分 188比分直播 湖南卫视在线直播 即时比分直播数据 英超直播 即时比分直播网 FOOTBALL